不再將同性戀視為疾病抓漏

世界衛生組織(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)也在1990年代初抓漏,將同性戀從疾病分類中移除。美國心理學在2008年也出版了一個小手冊《解答你的問題:深入理解性傾向和同性戀》指出:「美國所有主流醫學和精神健康組織得出結論:這些性傾向是人類生活經驗的自然形式,而女同性戀、男同性戀和雙性戀關係都是人類關係的自然形式。」
嚴格說來,當代醫學專業組織不再將同性戀視為疾病,並不等於在科學上直接主張同性戀是天生或後天的,但我們至少可以保守地結論:當代醫學共識認為同性戀不是一種病,同性戀相對於異性戀也沒有比較不正常。這個論點意味着:我們不能也不該以同性戀的性向為理由,合理化任何歧視性的差異對待。
生物學:基因迷思與科學誤用
醫學和生物學學者們,提出各種不同假說,從基因、大腦、荷爾蒙、生物演化、出生順序等因素,解釋人類性向的起源。研究者可以指出一些生物性的關聯,但仍無法推論到單一的生物性因素決定性向。舉例來說,1993年遺傳學家 Dean Hamer的研究 主張在 X 染色體有一個特定區段跟性向表現有高度關連,2015年 Alan Sanders 發表的大型研究也再次呼應他的觀點。
然而,Hamer 和 Sanders 都認為社會大眾討論「同志基因」時嚴重簡化基因科學的複雜性抓漏。

Posted in 除蟻公司, 除跳蚤 | Leave a comment

當時性向不是法律差異對待的理由抓漏

從歷史學者的角度看來,儘管異性和同性的性行為都存在於人類歷史抓漏,但異性戀和同性戀的性向身份在西方(西歐、北美)卻是近代發明的概念。然而,隨着歷史發展,異性戀逐漸正常化了,同性戀則變成有問題的比較對象,兩者所享有的法律對待也截然不同。雖然這只是最近一百多年的歷史發展,但當代的人們已經難以想像在異性戀、同性戀身份還沒被發明的之前的社會,當時性向不是法律差異對待的理由,更遑論辯論性向先天或後天的問題。
人類學研究也顯示,世界各地對於性別、性向的分類,乃至於親屬關係的安排,具有極大的文化差異。人類學家進行跨文化的比較,強調多元性別和多元成家,本是人類文明發展的自然狀態。2004年,美國總統主張一夫一妻入憲時,美國人類學學會也曾發布聲明反駁,主張多元成家是人類文明的常態,「一夫一妻」只是其中一種版本,但絕對不是唯一的正常版本抓漏。對於人類學家來說,多元性別與性向是人類文明的事實,問題在於社會如何對待多元性別與性向。
精神醫學:同性戀沒有比較不正常
美國精神醫學學會(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)和美國心理學會(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)從1970年代開始,就清楚主張同性戀不是一種疾病。在2008年,面對性傾向扭轉治療的爭議,美國心理學會和12個相關組織,超過48萬名心理專業人員,立場一致主張:「同性戀不是一個精神疾病,不需要也不能夠被『治療』。」

Posted in 除蟑螂, 除蟲方法 | Leave a comment

許多來自不同領域的學者抓漏

其次,當反同者質疑同性戀是「後天的」,抓漏他們的潛台詞其實是:「異性戀是唯一天生自然的人類性向。」相對的,當挺同者主張同性戀是「天生的」,他們並沒有因此認為異性戀是後天的或不正常的,更不會主張國家、社會排除異性戀的權益。顯然,兩者傳達的訊息並不對等。
第三,延續前論點,「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」的提問是把同性戀「問題化」,也就是把同性戀當成一個有問題的對象,同時將異性戀看作是毋庸置疑的自然狀態,所以光是這個提問本身就有預設立場。一個更中立或更符合科學精神的提問應該是:「性向是天生或後天的嗎?」如果我們要問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,也應當一併追問:異性戀是不是天生的?
人文與社會科學:跨越歷史、文化的多元性別
許多來自不同領域的學者,已從不同面向,回答過人類性傾向的起源問題。舉例來說,歷史學者 Jonathan Ned Katz 檢視西歐和北美歷史,發現異性戀和同性戀的概念到19世紀末才被醫學發明的。當時醫生認為追求性慾滿足,但沒有繁衍目的異性性行為不是正規的性,「異性戀」的慾望還一度被歸類為精神疾病。同樣的,Michel Foucault 在他的名著《性史》(The History of Sexuality)也指出:過去歐洲史有很多同性性行為的紀錄,但一直到近代「同性戀」的身份才被創造出來,並歸類為一群有問題的人抓漏。

Posted in 除蟑螂, 除蟻公司 | Leave a comment

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抓漏

又或者,讓我們假設科學家已經證明性向完全是後天習得或環境影響抓漏,挺同者可以說要正面擁抱人類文化的多元差異和發展,而不是強迫所有人只能長成異性戀。然而,反同者也可能更積極主張,從幼兒教育就嚴厲檢查、排除所有導致同性戀的因子,已經長成同志的也要積極「矯正」。事實上,具有基督教背景的組織,像是「走出埃及全球聯盟」,早已在全世界各地推動同性戀治療,在台灣也有類似的組織。最近,衛福部預告將禁止「性傾向扭轉治療」後,反同組織強烈抗議,屢屢召開記者會,密集投訴抗議衛福部。他們的立論就是同性戀是後天形成的,而且應該被矯正治療。
因此,「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」的提問,其實只是挺同或反同的爭議延伸,不是這個爭議的解答。
進一步思考「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」這個提問,有三個值得考慮的問題:
首先,性向先天和後天的區別跟基本人權的關係是什麼?是否我們必須證明一個人類特質是百分之百自然天生,社會才能給予尊重和保障?但什麼是「自然天生」──宗教信仰是自然的嗎?用臉書表達意見、打卡按讚是自然的嗎?台灣人或中國人的認同自然的嗎?如果宗教、言論、族群認同的「天生自然」都難以論證,「天生自然」也不是主張人權或法律保障的必要條件,抓漏又為何要先證明同性戀是天生自然的,才能討論社會是否應該平等對待同志?

Posted in 除蟑螂, 除蟲方法 | Leave a comment

科學研究固然提供我們知識資源抓漏

每當同性戀爭取權益,總有人認為同性戀並非人類天性抓漏。在美國,反同人士常主張同性戀是一種「後天發展」的個人行為或「生活風格」(lifestyle),而非同性戀者所宣稱的「天生如此」(born this way)。近年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、性傾向扭轉治療、性別平等教育爭議,也常出現類似論點。
反同人士主張同志不是天生的,所以要改變的應是同性戀的行為,而不是反過來,要求社會大眾和法律改變對待同志的方式。相對的,支持同志平權者傾向主張同性戀是天生自然的,所以社會不該排擠同志,國家也應該肯認同性戀的完整公民權,改善歧視問題。
為何要問「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」?
我們為什麼要問「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」這個問題?如果科學可以確認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的,又會如何改變(或不改變)我們看待同性戀的方式?
科學研究固然提供我們知識資源,但人們也可能引用同樣的科學知識,做出完全不同的詮釋,並為完全相反的立場辯護。讓我們暫時假設生物學家已經發現特定的基因決定性向,挺同者可能會藉此主張說同性戀是自然天生,所以應該尊重、保障;抓漏但反同者也可能說那是少數基因問題,甚至建議對胎兒基因篩檢,發展同性戀的基因治療。

Posted in 白蟻防治, 除白蟻 | Leave a comment

因為中國學生的比重大防水

這些截圖上有顯示聊天群的名稱:「SUBS 2」,是Sydney University Business Society (悉尼大學商科社團)的簡寫。這是這個社團的聊天群,因為參加的人太多,超過800個,所以分為兩個群,她發紅包的是2群防水。
在悉尼大學,中國留學生在國際學生數量中的比重最大,這在商學院更加明顯。許多商學院的課程, 90%以上的學生是中國人,而類似於會計課這種熱門課程上,這個數字還能上升到95%甚至更高。
因為中國學生的比重大,許多中國候選人都將中國選民作為主要的競選拉票對象。汪芷嫻也承認自己拉票的重點是中國學生:「因為我是中國人,我的政策很偏向國際學生,而中國學生的比重又比較大,我們語言溝通沒有障礙,我通過微信等形式拉票也會比較容易。」
汪芷嫻曾於5月6日在商科學生群裏發了一個價值10元人民幣的紅包。
汪芷嫻曾於5月6日在商科學生群裏發了一個價值10元人民幣的紅包。網上圖片
根據另一張截圖,汪芷嫻這次一共發了10元,數量是50個的紅包,相當於請50個人分這10元錢。最後打開紅包的有42人,剩下8個的餘錢第二天自動退回到她的微信賬戶防水。」

Posted in 除蟻公司, 除跳蚤 | Leave a comment

幾位準備上台的候選人面面相覷防水

監察人聽到這個答案更加生氣防水,讓她在半小時打電話內確認截圖中人是否為她本人。
經過跟競選經理和其他同學多方位確認後,汪芷嫻致電監察人,承認截圖中人是她自己。
「好的,我知道了,我對你的誠信度很表示懷疑。」監察人掛了電話。
十分鐘後,汪芷嫻收到一封郵件——監察人取消她的競選資格。
3
「賄賂,包括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,在選前或選後,競選人本人、競選人代理人、其他競選人、選民或評委,通過給予、購置、應約或嘗試給予、購置、應約金錢、工作機會、職位及物質資源,以及通過威脅恐嚇,使選民為某人投票、或不為某人投票、或以特定方式投票。」
悉尼大學學生會2016年8月最新版本的運行規則,第8.10.1(i)條例。
5月9日下午,汪芷嫻的支持者下課後紛紛趕往曼寧酒吧——演講的舉辦地。演說本應如期開始,但現任學生會主席Michael Rees表情嚴肅地走向演講台。
「我宣布,候選人汪芷嫻因違反學生會競選規定,被競選監察人移除候選人資格。」
幾位準備上台的候選人面面相覷,台下傳來唏噓聲。
悉尼大學學生會官方網站隨即貼出聲明,悉尼大學校報Honi Soit 也發布相關報導,並披露了監察人收到的微信截圖防水。
「看截圖能說明什麼呢?我有更全的截圖。」汪芷嫻打開電腦,從整理好的證據圖片中找出幾張截圖。

Posted in 除蟻公司, 除跳蚤 | Leave a comment

對方的語氣沉重而焦急防水

演說開始前兩小時防水,忙着背演講稿的汪芷嫻接到學生會競選監察人的電話。她回憶,對方的語氣沉重而焦急。
「你立刻過來,有非常緊急的事情要跟你說。」
競選監察人(Returning Officer),是獨立於悉尼大學學生會的第三方機構,負責監督選舉的公平性和透明性。如果競選者被任何人舉報,監察人有權在核查證據後進行警告,甚至取消其競選資格。如果被處理人不滿意處理結果,則有權上訴,並由選舉仲裁者——一名職業法官最終裁決。
監察人向她出示了一張微信截圖,圖中名為「玩直線的小妹妹」的成員發了兩張競選海報,留言「希望大家都支持我們幾個國際學生」,還發了一個名為「大家晚安」的紅包。監察人質問汪芷嫻「玩直線的小妹妹」是不是她本人,她表示無法百分百確定。
雖然圖中確是汪芷嫻的微信頭像,但她的的微信名是「玩直線」,並非「玩直線的小妹妹」,也就是說當時截圖的人,曾經將汪的用戶名在自己的微信裏加了備註。汪芷嫻解釋,這就是為什麼她當時無法肯定防水。

Posted in 除白蟻, 除蟻公司 | Leave a comment

這一點尤其體現在中國學生身上 防水

大一下學期,汪芷嫻加入SRC(Student Representative Council 學生代表委員會)。這是一個成立於1929年的學生組織防水,旨在維護悉尼大學全體學生的根本權益。汪芷嫻服務於國際學生部,負責為國際學生提供生活和法律諮詢。在那裏她看到一些對國際學生不公平的案例,萌發了競選學生會主席團成員的想法。她認為國際學生在大型學生組織裏沒有發言權,這一點尤其體現在中國學生身上。
「中國學生本來就不是很願意站出來謀求自己的權利,再加上可能因為語言不通、溝通不暢的原因,就更加沒有話語權。」
2015年,中國學生孔一凡當選學生會主席團成員。在任期間她成立了悉尼大學學生會中文微信公眾號,又推動在商學院教學樓提供中餐午餐。汪芷嫻言語間對孔一凡充滿敬佩:「這是有史以來第一個中國人成為主席團成員,而且她是那種為數不多在就職後真正實現自己政治理想的人防水。」
汪芷嫻在咖啡店接受記者訪問。
汪芷嫻在咖啡店接受記者訪問。攝:韓靜儀
2
5月9日,對於汪芷嫻和其他9位競選人來說,是十分重要的一天:他們要集體亮相,向選民闡述競選觀點,接受現場質疑。這一環節被稱為Soapbox(臨時競選演說)。

Posted in 除蟑螂, 除蟲方法 | Leave a comment

為了解西方的政治文化防水

在悉尼大學,中國留學生在國際學生數量中的比重是最大防水。圖片來源:悉尼大學官方網站
約定時間過了5分鐘,汪芷嫻姍姍來遲。她披散的長髮擋住臉龐,鼻上架着寬大的黑框眼鏡,低着頭匆匆穿過咖啡館走過來。
很難把這個中國女孩和近日瘋傳的悉尼大學賄選風波聯繫起來,然而事實就是這樣,一個在微信群中的紅包,幾句粉筆寫就的中文競選宣傳,將她推上風口浪尖。
1
汪芷嫻20歲,兩年前來澳洲上學,目前就讀於悉尼大學商學院本科二年級。最近,她忙於準備競選悉尼大學學生會(USU)主席團成員席位。她向學生會提交了8條政策理念,包括促進學生會開放更多給國際學生的付錢職位、積極引導國際學生融入校園和本地生活等。今年的10名候選人中,除汪芷嫻外,還有2名中國籍學生。
在湖南讀中學時防水,汪芷嫻也曾參加過社團活動,如在音樂聯盟擔任社長,但那些團體與學生會無關。她說這與中國的整體政治環境有關:「團委是把大旗,旗下一切學生政治社團都有些空洞乏味。」在澳洲,為了解西方的政治文化,融入當地生活,她開始積極參加各類社團活動。

Posted in 白蟻防治, 除白蟻 | Leave a comment